归陌

高三狗,常年失踪人口,不弃坑

周关《峰回路转》ABO

标雷:生子 生子 生子(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周巡喜当爹
关宏峰Omega   关宏宇alpha   周巡alpha
不喜勿入,标雷勿食
————————————————————————
肉什么的可能会有。。。。吧。。。。大概。。。。

第一章
  周巡醒来的时候,头还有点疼,房间里还有淡淡的麝香味,还夹杂着黑咖啡的味道。
  身边的床铺已经空了。
  他还记得昨天晚上去参加关宏宇和高亚楠的婚礼,酒喝多了就拽着关宏峰碎碎念。
  “老关啊,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我呢?你知不知道我不怕跟你一起面对……”
  后来老关把他送回来了,再然后……他好像对老关做了他一直想做但不敢做的事。
  脑海里浮现出关宏峰面色绯红,眼睛里似乎还有血丝,薄汗附在光洁的皮肤上,声音沙哑地拒绝着呻吟着的模样。
  他也是到昨天才知道关宏峰居然是Omega ,清淡苦涩的苦咖啡味倒是像极了他。
  大抵是关宏峰一时半会接受不了,电话打不通,信息也不回,周巡只能直接去找他。
  到了关宏峰家,没想到来开门的居然是房东。关宏峰的房子在2.13案后就卖掉了,临时租了这个房子。
  “之前住在这的人呢?”周巡在房子里转了转,连鱼缸都空了,没有给周巡任何能找到关宏峰下落的线索。
  “你看看现在的人啊,怎么这么不负责任,要退房也不提前说,这要我一时半会怎么租的出去啊!”房东一边抱怨着,一边整理着所剩不多的东西。
  “退房?!”周巡惊道。
  “是啊,昨天突然来找我办退房手续,今天人就不知道去哪了。”
  “那……这房子一时半会也租不出去,不如租给我吧。”周巡把这房子接了下来。
  虽然东西已经被搬空了,可里面仿佛还有若有若无的咖啡香气,仿佛那个人还在。
  周巡送走了房东,就直奔关宏宇家。
  “你还敢问我哥去哪了?周巡,你这个混蛋。”关宏宇抬手,一个直拳就冲周巡面门去。
  周巡哪里是会挨打的人啊,两个人在楼道里就打了起来。
  估计是这两人打斗的声音吓到了屋里睡着的孩子,孩子哭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自然也把高亚楠给惊醒了。
  高亚楠随便裹了件外套就出来了。
  用指尖点着关宏宇的脑门:“关宏宇,你怎么就这么能惹事呢?能不能消停点,饕餮在哭呢,你听不见啊?还有时间在这跟人打架,你可真能耐啊!”
  高亚楠这都快把关宏宇怼进墙里去了,关宏宇只得一边哄着自家媳妇,一边狠狠地瞪了周巡一眼,老老实实回屋带孩子去了。
  高亚楠忍不住摇了摇头,才转过身对周巡说:“怎么周队突然来了,就为了和宏宇打一架啊。看来这几天长丰挺太平的嘛。”
  “我就是想问问,谁知道老关去哪了?”周巡的语气颇为严肃。
  “关队?他昨天打过一个电话过来,说要出去一段时间,让我们别担心,但他具体要去哪,我可就不知道了。”高亚楠的话半真半假倒还真把周巡给唬住了。
  与关宏峰相熟的人不多,除了长丰的几个人就剩一个韩彬了。
  打电话问赵馨诚,可赵馨诚说韩彬的父亲韩松阁教授受邀去美国担任案件顾问去了,所以把韩彬也叫去帮忙了,三天前就走了,而且这回去的时间还挺长起码都要一两年才能回来。
  关宏峰就这样突然消失在周巡的世界里,干干净净,不留一丝痕迹甚至让周巡根本不知道该去哪里找。
  三年的时间,周巡一直在等,从来没有放弃过。
  周巡是出了名的工作狂,所以工作绩效一直不错,好几次市局都想把周巡往上调,可他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哪也不去就待在长丰支队他总还抱着些希望,他想关宏峰总是会回来的。

之前的备梗
http://1152741740.lofter.com/post/1d791cd9_11508faa

备梗

想写一个abo,哥哥是Omega, 周巡是Alpha,在弟弟的婚礼上喝大了,哥哥带球跑,三年之后才回来。。。。。。
周巡喜当爹什么的,想想都好玩。。。。。。。

尝试在写。。。。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也不知道,毕竟是作死的三党。。。有时间就码上来

You 're my faith 小番外——过眼云烟

  游艇爆炸了,只有徐司白逃出生天,A死于失血过多,K被R杀了,L没有多余的体力了,只能倒在爆炸的游艇上,而S终于也真正的死了。
  没有了字母团,活下来的就只有徐司白了。
  他在离警局不远的地方开了一个花店,就在苏眠上班的必经之路上,虽然是和韩沉一起,但是只要看见她,他已经很满足了。
  字母团没有人生还,所以没有人可以证明苏眠的清白,当初参与过五年前的围剿的人,除了韩沉都已经被杀了。
  所以他们没有结婚,无论是韩沉的父母还是他的兄弟们几乎都不承认他们在一起。
  他"死"后,苏眠才慢慢意识到徐司白曾经为了她做过些什么。
  在破案时,几天都等不到尸检报告,她总是会有些埋怨的说:"这尸检所在干什么啊,明明以前……"
  突然办公室里一室寂静,她才想起来,那个只有只需要几个小时就可以拿出尸检报告的江城第一快手已经死了,而且他是一个罪犯。
  有时,周小篆会来问她中午吃什么,她总会想想,说:"我们去吃辣子鸡!"
  可吃完之后又怨念地说:"还是他做的比较好吃。"
  "小白,你想徐医生了吧。"周小篆看着她有些心疼。
  午夜梦回,梦里总是会出现当时字母团让她在小篆和老徐之间选一个时,她选了小篆后,徐司白那一脸惨白,和他倔强而任性地关闭自己所有通信设备时的样子。
  很久很久之后,小姚也被逮捕了,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能为苏眠证明清白的人了,可是无论谁问,他都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苏眠。
  入狱前,他语气里一半怨恨一半嘲弄地对苏眠说:"苏眠,S可能对不起任何人,可是无论是徐司白还是S都不曾对不起你,你有什么资格恨他。"
  因为徐司白韩沉已经跟她吵过好几次架了,也许在恢复记忆后韩沉就不断地在拿现在自己和以前曾经的苏眠对比。
  曾经的苏眠,是天之娇女,张扬,骄傲,拥有最好的一切,可如今的苏眠,曾经失去一切,在江城和最基层的刑警一起摸爬滚打。
  她总在问自己韩沉喜欢的究竟是不是现在的自己。
  在刑警队犯罪心理本来就不是非常受欢迎,大多数警察更相信传统刑侦,她在各种场合都被有些资历的老刑警明里暗里地挤兑过。
  一次两次苏眠都可以不放在心上,可时间久了,次数多了任谁都受不了。
  再之后,秦文泷来问过苏眠,愿不愿意去潼市的犯罪心理研究所。
  苏眠犹豫了很久,也跟韩沉吵了几次,还是决定去,这对于她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能够跟薄教授学到很多东西,这是她梦寐以求的。
  而她和韩沉之间的爱情像是一块未经雕琢的原石,本来想精心打磨,可两个都是骄傲的人,都有自己要坚守的问题,每一次冲突,每一次争吵都在这块原石上留下一道裂缝,就这样深一道浅一道,最终分崩离析。
  

You're my faith

  那天之后,苏眠就和徐司白有了联系。
  徐司白经常帮助警方做法医工作,除了小姚,苏眠也作为他的助手一起出现场。
  到了现场苏眠才明白很多东西光凭课本上的知识根本不够,更多的东西在课本之外,在现场。
  徐司白几乎成了苏眠的专属教师,在现场苏眠问什么他都答的出来。
  相比起在医学院担任法医学教授讲课的样子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例如在尸体上呈现的挫伤,会根据不同的深浅程度和创口周围痕迹,耐心地教她辨认使用的是什么凶器。
  到了现场徐司白也从来都不管着苏眠,任她自己观察现场,做出犯罪心理的基本推理,有不对的地方他再进行矫正。
  几经历练,苏眠也开始可以侦破稍微有点难度的案件了,慢慢开始有了名气。
  谁都知道,徐司白身边有个助手,是个还没毕业的女孩,可是已经侦破不少案件了。
  但是苏眠主要还是在追查当年父亲殉职的那个案件。
  可不知为什么许教授已经把她叫过去好几次,明示暗示让她放弃继续追查案件,据说是“上面”的意思。
  就是这个可疑的态度反而让苏眠察觉到有点不对,可越查越发现不对劲。
  当年以父亲的身份和资历一般来说是不会接手这个案件的,因为父亲并不擅长这类案件。
  当时父亲正在追查一个经济罪犯,而根据父亲留下的警察手册来看,这个案子是指定他接手的,并且命令他停止追查那个经济案件。
  当时相应的给予的帮助极少,这很可能就是就是父亲最后殉职的原因,但现在还没有证据可以证明。
  苏眠不敢也不愿相信这是真相,心中总还留着一丝希望,希望有证据能证明她的推论是错误的,这是第一次希望有人能来告诉她,这是错的。
  看着窗外的灯一盏盏点亮,苏眠有些绝望的把头靠在膝盖上,她真的不想去怀疑这么多年她所坚信的正义和权威是错的。
  一种难以言语的悲伤和孤独充斥内心,苏眠索性换了衣服,去了徐司白家。
  没想到来开门的是个年纪不满十八岁的少年。
  “你好,我是苏眠,来找徐医生的。”苏眠友善地冲少年笑了笑。
  “小眠你来了,我做了你爱吃的牛肉饭,过会就能吃了。”徐司白厨房里探出头来。
  看到坐在客厅里玩手机的少年和在厨房做饭的徐司白时,心底的悲伤和孤独一点点被替代,有一种家的温馨。
  “你是谁啊?”苏眠有些好奇的询问少年。
  “那你猜猜,我是谁。”
  苏眠老实地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我是夏俊艾,你可以叫我小艾。”夏俊艾活脱脱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我可以叫你苏眠姐吗?”
  “好啊,小艾。”对于孩子,苏眠总是十分温柔。
  “来吃饭了。”徐司白把在客厅聊天的夏俊艾和苏眠叫过来。
  苏眠去厨房把菜抬出来放好,一一摆好碗筷,就像记忆里父母亲的样子。

You're my faith

  苏眠呆愣地坐在座位上,徐司白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被放慢了,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锋利的尖刀一下下地挑开那个早已结痂的伤疤。
  苏眠甚至不知道讲座是什么时候结束的,脑海里只剩下一片空白。来听讲座的人已经全部走完了,只剩下徐司白和苏眠。
  “你还不走吗?”徐司白有些无奈地走到苏眠的座位旁。苏眠低着头,不断有泪水从她的眼眶里溢出来,放在面前的笔记本已经被染的不堪入目。
  “别哭了。”徐司白把西装口袋里的手帕递给苏眠,半开玩笑地说:“再哭会变丑的。”
  “徐……先生,请问最后那个案件的卷宗在你那吗?”苏眠擦干净脸上的泪水,语气还有一些抽噎“我知道这很唐突,也不和规矩,可是……我能请你借我看看吗?”
  “好。”徐司白一脸无所谓,因为只要是她无论什么要求,无论要付出什么他都会答应“你跟我去拿吧。”
  午后的阳光穿透层层叠叠的树叶,在地上撒下斑驳的光影。徐司白的住处离学校不远,仅隔了两百米左右,一路上几乎没有转弯,就算路痴如苏眠也能很轻易地找到。
  徐司白的住处的家装摆设都十分简洁 几乎只有黑白灰三个颜色,但无不精致奢华。
  徐司白把苏眠领到书房,把案件的卷宗和他自己之前对这个案件的分析一起放到书桌上,为她倒了一杯橙汁就离开了,还体贴地为她关上了房门。
  他很清楚,他喜欢的这个女孩有些骄傲,也会伤心,却不会让自己软弱太久,这就是他喜欢的女孩啊。
  徐司白的手干净,骨节分明,是拿惯了手术刀的,不该沾染任何红尘烟火似的,却甘愿为她洗手做羹汤。
  “好香啊!”苏眠的眼眶还有些红,脸上却是挂着笑,站在厨房门口“今晚吃什么?”
  徐司白丝毫不意外,轻勾了唇角,答道:“土豆炖牛肉,豆腐虾仁,鸡肉粥和辣子鸡。”
  这样的对话在徐司白的记忆里已经重复了无数次。两个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苏眠惊奇地发现徐司白和自己的爱好竟如此相似。
  “好饱啊!你做的饭真好吃!”苏眠有些夸张的躺倒在沙发上揉着自己那吃的滚圆的肚子。
  “先起来,刚吃完饭就躺着很伤胃的。”徐司白伸手把苏眠从沙发上拉起来“时间不早了,你再不回去宿舍就要关门了。”
  路灯将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慢慢交叠在了一起。
  “你为什么选择当警察?”不知为什么徐司白的声音有些低哑。
  “今天你介绍的最后一个案子里面殉职的那个警察就是我的父亲,我曾在他的墓前发誓,在还没有查清他真正的死因前我永不节哀。”月光并不明亮,但是却将苏眠的脸庞照的格外清晰。
  徐司白不自觉的捏紧了拳头,自己最初喜欢上这个女孩正是因为她拥有自己不敢企及的勇气和阳光,可这些最后却变成了他们之间永远无法跨越的万丈深渊。

文手梗三十题-写一个很甜的段子,然后一句话结局虐哭

  亲爱的,你知道吗?我很喜欢你,你是我喜欢的第一个人,所以如果有做的不好的,还请原谅。
  我知道你是个吃货,所以我很会做饭,我会做你最爱吃的提拉米苏,还要多加一点可可粉,给你配上一杯热腾腾的卡布奇诺。
  我知道你不爱做家务,没关系,只要是你不喜欢的通通都可以丢给我,你只要负责喂猫和喂我好了。
  我知道你爱看书,所以我给你准备了一个大书房,虽然现在书架还是空的,我很愿意和你一起填满它。
  我知道你既想穿雪白的婚纱也想穿鲜红的嫁衣,只要你愿意我可以陪你试遍世界上所有的结婚仪式,因为我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你嫁给我了。
  ……
  可是,我学会了所有你想吃的菜,做完了所有家务,安置好了你心目中的书房,置办好了婚礼需要的所有东西……
  婚礼的日期终于来临,我依旧穿着黑色的西装站在圣洁的教堂里,迎来的却不是幸福的誓言,而是你永远的沉眠。

You are my faith (你是我的信仰)

 如约开坑,苏眠黑化*徐司白
———————————————————————————————————
        当最后一丝光芒从地平线上消失,世界把时间交给黑暗。黑暗能保护所有颜色,也能消灭所有颜色。
  徐司白端着一杯苦艾酒看着世界一点点被黑暗包裹。他现在有点混乱,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穿过时间回到8年前的,明明子弹穿过心脏的疼痛依然清晰可辨,可醒来时不是在肮脏的监狱也不是在惨白的医院。而是自己在美国是的房子。
  房间里几乎只有黑白灰三种颜色,最绮丽的莫过于桌子和床头边放着的她的照片。虽然,从角度和行为来看,这些照片很明显都是偷拍的。
  他成了她最想要的那种人,可是她依然不属于自己,可那又怎么样呢?
  自己没有能力给她幸福,放她自由也是不错的选择 只要看着她快乐就好了。可是光明并不能为她驱散阴影,反而将她拖入黑暗的地狱。
  徐司白猛地灌了一口苦艾酒,如果光明不能保护她,那么就由黑暗来为她吞噬恐惧和悲伤。
  为了能够早一点见到她,徐司白很快就办好了相关手续,以著名的心胸科及神经外科医生和法学故问的身份回去。
  许湳柏代表公安大学前来迎接徐司白到公安大学进行回国的第一次演讲。
  大礼堂里坐满了人,不说别的光徐司白的名头就能吸引来不少人。苏眠也是其中之一,为了能早一点到,找一个好座位,还特意提前了半个小时找会场。
  可苏眠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里拐错了弯,一不留神就不知道自己究竟走到哪里去了,眼看着演讲的时间就要到了,苏眠还没找到会场。
  苏眠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今天的演讲铁定是赶不上了。
  空阔的走廊里传来几声脚步声,苏眠抬头看去,正是自己的师兄,许湳柏。
  “师兄!”苏眠终于找到了一个不是路痴的人了。
  “小师妹,你怎么在这?”许湳柏显然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见苏眠。
  “师兄,你知道大礼堂怎么走吗?我找了快半个小时了!”苏眠一脸欲哭无泪。
  许湳柏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忽然传来一声轻笑。
  苏眠这才看见许湳柏身后还有个人。苏眠脸上微微有些发烫。
  “你好,我是徐司白。”他的手指十分纤细,食指和拇指间有细小的划痕,声音也很是温润好听。
  “苏眠。”等介绍完自己,苏眠才恍然大悟,眼前这个人就是今天的演讲者。
  “行了,我带你一起过去,省的你又不知道绕去哪里了。”许湳柏无奈地摇了摇头。
  “谢谢师兄。”苏眠抱着书跟在他们后面。
  其实这儿离大礼堂已经不远了,只要再拐几个弯就可以,可苏眠就是找不到。
  徐司白的演讲很是精彩,虽然话不多,可十分简洁明了,还能够让人学到不少东西,任何一个案件,都可以从法医学,犯罪心理学,病理学,甚至是传统刑侦来分析。
  “我要讲的最后一个案件,是五年前的一个很出名的,经过周密计划的连续杀人事件,嫌犯通过绑架孩子,令我们的一个刑警殉职……”甚至连徐司白都没有发觉自己的手已经微微捏成拳,指节微微有些发白。
  这正是苏眠的父亲所经手的最后一个案件。

有点想写一个徐司白重生到苏眠还没有认识韩沉的时候,苏眠黑化真的成为一个杀手。。。。。。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

——你的哨声,是他生的希望,也是我死的决心。
我的爱不比他少,只比他迟。

小楼依旧当年貌,世上再无程蝶衣,一世一个张国荣。

守昔人:

 “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点一个时辰

   都不算一辈子”

    ——《霸王别姬》


守昔人:

最近被斯内普给迷倒了。他那低沉的声音优雅地喷着毒液,他那滚滚黑袍让我彻底拜倒。

他是个可怜的人儿。得不到的爱情,幼年悲惨的经历,学校里的自卑,但是他也有着自己的骄傲。他极为魔药,这在巫师界里是极为珍贵的。

邓布利多一直一直都在戳着他的伤疤好让他不要遗忘莉莉的死亡和他当时立下誓言“保护莉莉的孩子,哈利波特”

这个男人,为了莉莉,成为了双面间谍,战斗结束后,他处在中间两边都不容纳他。

忍辱负重。
直到献出生命。

一句“Look…at…me”道不尽的心酸和痛楚……

我的斯内普……